正在阅读: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云南沐王府,它最后一任主人是谁?其结局如何?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云南资讯 / 正文

广告投放 小870X90.jp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云南沐王府,它最后一任主人是谁?其结局如何?

原创 昭通热线2022/05/27 17:29:41 发布 来源:记史惜今 作者: 1116 阅读 0 评论 54 点赞

云南其实没有沐王府,实际上应该是叫黔国公府,只不过因“沐氏在滇久,威权日盛,尊重拟亲王”,故黔国公府被世人习惯称之为“沐王府”。

沐王府最后一任主人名叫沐天波。

沐天波出生于1618年。他的父亲沐启元是历代黔国公中少出的“奸臣”,也是少见的贪生怕死之徒。1622年,贵州明水西宣抚司土司安邦彦反叛明朝,明廷命沐启元出兵平叛,可是他却是百般推诿,最终致使安邦彦的叛乱波及贵州大部、四川、云南、湖南等地达7年之久。

1624年,沐启元的家奴因残害百姓被时任云南巡抚余瑊按律逮捕。可沐启元这人非但不支持余瑊秉公处理,反而是派兵包围巡抚衙门,逼迫余瑊放掉残害百姓的家奴。可以说沐启元的种种行为已引起云南百姓的愤怒,只是碍于沐王府的威望,并不敢做出过多的逾越行为。

不过百姓虽不敢干嘛,其母亲宋氏却做出了反映。宋氏害怕沐启元再如此这般胡作非为,恐沐府将陷入不测之地,于是为了不让沐府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宋氏最终决定亲手毒死自己的儿子。

就这样,当时年仅十岁的沐天波就被扶上了黔国公的位置,同时也做上了云南总兵官。

不过因沐天波年纪尚小,所以在外事务由云南巡抚代管,在内事务则由其母陈氏管理,这一年是1628年,也就是崇祯元年。此时的大明已是千疮百孔,朝堂上宦官专权,官员结党营私,腐败不堪;庙堂外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食不果腹。

可以说沐天波继承黔国公之位,在外人看起来是风光无限,但是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位置真的没有那么好。1644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先是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帝自缢身亡,明朝遂亡,后清军入关,李自成被赶出北京,明在南京成立南明小朝廷。

正当中原陷入一片战火之时,远在西南边陲的云南也未能幸免,虽此时的云南并没有遭受到大规模的战乱。但因明朝的落寞,曾经奉明朝为主的各土司开始纷纷举起反叛的大旗,再加上同李自成一起起义的张献忠大军已攻占与云南交界的四川。所以此时云南周边的环境,对于初掌大权的沐天波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最终在1645年,也就是隆武元年,顺治二年。云南爆发了席卷全境的“沙普之乱”。

这一年先是武定土司吾必奎发动叛乱,并先后攻占大姚、定远、姚安等地,而后虽然在沐天波的率兵下,吾必奎叛乱被平定。但是谁也想到的是,这次叛乱只是一个更大叛乱的前戏,当时因沐天波的平叛是借助其他土司的力量来完成的,所以在平叛完成后云南的首府昆明云集了其他土司的军事力量,而这其中就包括蒙自土司沙定洲的军队。

蒙自土司是原王弄土司和阿迷州土司的结合体,因原王弄土司沙定州娶了阿迷州土司的普名声的妻子万氏,两土司得以合二为一,随之一个强大的蒙自土司就诞生了。在当时蒙自土司因实力强劲,再加上此时天下已大乱,所以沙定州早就有了反叛之心,此时当时苦于沐天波对云南掌控严密,所以并无机会。

可是这次平叛有功的沙定州却找到了一个机会,此时因吾必奎叛乱的关系,昆明的守备力量变得极其的薄弱,而沙定州的军队却因回来休整的关系得以在昆明外驻军。之后在一个夜晚,沙定州终于动手了,他先是亲自率领士卒攻入黔国公府,同时分派部众占领省城各门。

而此时因沙丁州的突然袭击,沐天波被弄的是猝不及防,最终只得带着官印、世袭铁券等物逃往西宁,昆明被占。

后此次叛乱虽被明孙可望大军所平定,但是沐天波的母亲陈氏和妻子焦氏却因这次叛乱被迫自杀,沐天波的弟弟沐天泽和沐天润也都相继遇害,沐家也因这次叛乱自此一蹶不振。

1651年,也就是永历五年,顺治八年。被清朝打的抬不起头的永历政权被迫退到云南,而沐天波因在云南的声望几乎无人能及,退居云南的永历政权不得处处都仰仗于沐家,沐天波因此被奉为百官之首。

1658年,也就是永历十二年,顺治十五年。云南被吴三桂大军侵占,沐天波跟随永历帝退往缅甸。

此时的南明已是强弩之末,离灭亡之日已是屈指可数。虽永历在缅甸暂保平安,但是此时的永历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逃亡之人,不再是曾经天朝上国之君。缅甸国王虽在明面上依然善待永历政权,但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罢了。

1661年,也就是永历十五年,顺治十八年。此时的缅甸的政权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变,缅甸国王的弟弟莽白在廷臣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处死老国王,自立为王。莽白这人对永历政权十分不感冒,甚至有些仇恨心态,所以掌控缅甸大权后,他就一直想除掉永历政权。

最终在七月十九日,“咒水之难”爆发。

十八日,莽白借口欲与南明结盟,希望永历过河与他同饮咒水盟誓。可是此时的永历政权早就看出莽白的不轨之心,那些朝臣当然不会让永历过去。但是,此时寄人篱下,南明又不能不派人前去,万一忍恼了莽白,恐怕南明很难在缅甸待下去。

于是永历政权决定派在缅甸素有威望的黔国公沐天波率文武百官前往赴约。可是,正当他们率队到达目的地赴约之时,还未见到莽白,他们就被缅军三千兵士团团包围。

在缅军完成包围之时,缅军曾想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毕竟沐天波在缅甸威望甚高,而莽白也想将他收为己用,所以缅军并不想伤害他。但沐天波这人对大明是忠心耿耿,他显然不会就这样弃大明于不顾,他愤然拿起卫士的刀杀向缅军。

可是终因寡不敌众,沐天波与其他赴约的文武官员都相继遇害。与沐天波同时遇难的,还有他带在身边的小儿子沐忠亮。

正如邵廷采所说“洪武勋旧同国终始者,魏国、黔国及诚意数家,而致命竭忠,天波尤着……而沐氏享祚三百年,死犹以忠节着,岂非盛德之报哉!”,就这样对大明忠心耿耿的沐天波最终以身殉国。

而随着沐天波的殉国,曾经世代忠心于大明的沐氏家族自此也走向了终结。沐天波的忠心也为这个世代忠心于大明的沐王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声明:图文来源网络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平台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已有0人点赞

广告投放 小870X90.jp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